welcome to here!

[]牵我手,带我走(完结文)作者:康蕾

牵我手,带我走 作者:康蕾 转自:间色乌托邦 后期排版:爱小弟中文网 本人:371198192 第1章   “铃铃铃。。。。。”   电话在耳边响个不停,我火大的翻了个身,将头缩到被子里,继续去睡觉,任它在那边哭哭啼啼,想都不用想,在我睡觉的时候会打电话给我的人,除了那个可恶的女人,不会再有其她人,而且还是如此的锲而不舍。   “砰砰砰。。。。。砰砰砰。。。。。”门外传来擂鼓般的敲门声,我想来者一定是和我的门有仇,否则不会对那无生命的门如此的糟蹋。   为了不让邻居报警而使我成为焦点,我艰难的从我的被窝里爬起来,穿上睡衣,蓬头垢面的跑出去开门,连门外是谁都不用去计较,开了门,转身就走回自己的房间,准备继续睡觉,要知道,为了之前的PARTY,我已经有3天没有睡觉,现在睡眠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蕾蕾,你给我起床,竟然学会不接我电话,你以为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我实在懒得去理这个在我耳边嗡嗡作响的女人,把被子提高想盖住自己的耳朵,可是来者却霸道的不许我继续睡觉,开始抢夺我的被子,可是困疯了的女人是无药可救的,我狠命的拽着我的被子,在被子里含糊的发出声音来:   “亲爱的,让我再睡一会,就一会。。。。。”   “不行,你这一睡,又一天要过去了,你答应过要陪我去给大王接机的,她看不到你是不会饶了我的,你快给我起来。”   “可是人家好多天都没有睡觉了耶,让人家和自己的床厮混下又能怎么样嘛。。。。。”   我从被子里露出我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委屈的说。   可是来者却很狠心的扔下一句话就走出去了:   “蕾蕾,限你10分钟起床,否则我就拿水来泼醒你。”   “美女都是脾气暴躁的。”我嘟哝着,开始从我的被窝里不情不愿的爬起来,穿上扔在一旁的睡衣,这个睡衣多少有些宽大,即使是对我这样水桶般的身材,两根极细的丝带将这件睡衣吊在我的肩上,唯一让我有点自信的山丘形成的洼地被低低的衣领若隐若现的映衬着。   我总是在想,我当初为何会选择在大王离开之前选择这件睡衣当生日礼物,而不是卡哇伊类型的呢?   我总是觉得,这样性感的睡衣,应该给门外看电视那个美女,而不是给我这个体态丰腴又不修边幅的女人穿。   “冉冉,没有可以吃的吗?人家都没有吃东西耶。”我在飘过她身边,直奔洗漱间的时候抱怨的问。   “老大,这是你家耶,你竟然问我有没有吃的。”林冉忍不住抱怨的说,但是我却听到外面开冰箱门的声音。   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真是可爱啊,我一边想着,一边拿起牙刷开始在我的嘴里拼命的和牙齿斗争。   等我再次出来的时候,沙发前的桌子上摆了盘丰盛的早饭,也许应该说是午饭?不过确实我最爱吃的牛肉烩饭。   “唔。。。。。真香,我就知道冉冉你是天下最好的美女了。”我忍不住赞叹的说,顺势就拿起盘子开始往自己的肚子里扒着香喷喷的饭。   “少拍马屁了,你个马屁精。快点吃饭,等下要迟到了。”冉冉假装生气的说,可是我清楚的看到她微扬的嘴角,只是聪明的懂得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罢了。   喂饱了我的肚子,我飘回我的卧室去换衣服,听到冉冉在厨房里刷洗着盘子,还听到她在那里轻声的哼着小曲,我忍不住的笑了笑。   随手粗鲁的从身上脱掉睡衣,扔在床上,打开我的衣柜,一下子愣了起来,“今天要穿什么?”这个念头一下子就蹦进了我的脑海里。   “蕾蕾,快点我,小咪发信息来,说她快到楼下了哦。”冉冉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   “可是,可是冉冉,我不知道要穿什么。。。。。”我哭丧着回她。   “噔噔噔。。。。。”我听到高跟鞋频繁的撞击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我的房门被撞开,然后是冉冉优雅的“啊。。。。。死蕾蕾,你又裸奔”,然后是紧接着的“砰”的一声,门再次被关上。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系列的变化,忍不住抱怨的说对着门外说:   “冉冉,你吓到人家了。”   “赶快给我把衣服穿上,你这个爆露狂”冉冉用吼的对我讲。   “人家没有爆露啦,冉冉嫌弃人家。”我委屈的叫嚷着,但是手上却乖乖的开始穿我那件性感的睡衣,听到外面高跟鞋的不平声在门外走来走去。   “冉冉,我好了,可是我没有衣服穿。”我打开门,对着冉冉无辜的说。   冉冉走到我的衣橱前,只是简单的皱了皱下眉,果断的拿出一件贴身小衫,一条白色的丝巾,一条马裤,一件黑色的夹克,然后对我颐指气使的说:   “给我换去。”   “哦。”我乖乖的抱着冉冉老佛爷指派的衣服去另一个房间换去,再出现在我卧室的时候,我原本凌乱的床已经被整理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我总是会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去佩服冉冉的贤良淑德,蕙质兰心。发现我在用接近仰慕的眼神看她,她略显尴尬的轻咳了下,拉着我就往门口狂奔而去,还不忘解释说:   “快点吧,小咪说她们已经在楼下了。”   第 2 章   二   狂奔到楼下,就看到小咪的车停在小区门口,冉冉突然松开我的手,跑过去开车门,还不忘和小咪说:   “都是蕾蕾啦,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你要是用你喊人家爆露狂的分贝叫人家,人家早就起来了。”我嘟哝着坐进车后排,正好坐在小柯的身旁,于是忍不住扑过去,大喊:   “小柯好香,让人家抱抱吧,人家还没睡醒呢。”   我的脑袋就被一个小枕头的东西砸中,不偏不倚的砸中我最得意的45度的脸颊上,我幽怨的转过头去看那个毁我容的元凶,忍不住抱怨的说: “冉冉你好自私,自己不好意给人家抱,还不让人家抱小柯香香。”   “死去,不要在那里恶心我们。”小咪讥诮的声音传过来。   “你又欲求不满了?昨天晚上是不是做春梦了,小咪?今天怎么这么大的火气?不就是大王要回来,你这个狗腿要上岗了吗?打击压迫我们忠臣,卑鄙,可耻,龌龊。。。。。”   我看到有两道应森森的寒光从后背镜反射过来,于是识时务的闭嘴,却忍不住继续往小柯的身上委去,还不忘眨着无辜的眼睛对小柯说:   “小柯。。。。。人家真的没有睡醒哦,你看你看,人家还有很重的黑眼圈哦,冉冉那个妒妇嫉妒人家和人家的小蜜甜蜜,硬把人家从温暖的怀抱拉出来,人家还好。。。。。困的哦。小柯亲爱的,让人家抱抱好不好?人家还想再睡一下耶。”   也不管人家是否同意,顺势就扑了过去,毕竟多年来我的原则就是“不出声就是默许我非礼”。   我右耳听到前排位置传来的2声不耻的讥笑,右耳就把那声音排泄出去了,懒懒的赖在小柯的怀里,也不管人家是什么表情(认识这么多年,还真没在她脸上看到过什么人类的表情)或什么心情。   机场离我住的这个郊区好远好远,小咪开车的技术很好很好,好到让人犯困,为了不让自己再被冉冉折磨,我特批自己的大脑可以无序的胡思乱想,于是我闭着眼睛,躺在小柯的肩上,闻着她身上飘来的淡淡幽香,想起多年前,我们几个女人刚刚认识的时候,想到冉冉刚刚进宿舍,看到我和大王在里面抽烟,呆滞的表情,想到小咪用痴迷的眼神望着大王站在演讲台上高谈阔论的样子,想起大王第一次为小柯失眠的样子,于是忍不住的笑起来。   眼角余光,不小心碰到冉冉在车镜子上反射过来的关注的眼神,我冲她飞吻了下,她狠狠的瞪了我一下,嘟哝了句“没正经的”转过头去看窗外,可是我知道那一刻,她也想到了我们年轻时候的美好,因为我从车的玻璃上看到了她嘴角浅浅的微笑。   大王要回来了,“三贱客”再次聚首,说不定又要有什么人遭殃了呢,我幸灾乐祸的想着,渐渐的眼皮开始沉重了起来。我是真的累坏了,为了迎接大王回来,我们精心准备了一个欢迎PARYT,时间,地点,来宾,食品,节目,敲定之后,全权的扔给了我,这几个女人很好心的说,是发挥我聪明才智的时候,叫人忍不住想跳脚,毕竟大王的回来就和她的离开一样的唐突,都发生在事发当天的前3天,只有3天时间,我马不停蹄的奔波,任劳任怨,才找到那几个,大王一心想要见到的人,所以我想,我就这样小睡一下应该是可以得到赦免的吧?这是我睡前唯一想到的,给自己开脱的理由。   第 3 章   三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酒店里,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淡蓝色的小礼服,脚上穿着同款色的淡蓝色的小高跟凉鞋,想也不用想这一切一定是小咪在大王的致使下搞出来的名堂,我坐起来,一片纸从床上滑落到地上,我将它拾起,上面写着:   “蕾蕾亲爱的,如果你在21:35分以前醒来,那么就给我去洗漱化妆,下楼来参加我们的PARYT。否则,你就给我脱下你身上美美的衣服,放弃楼下甜美的冰淇淋蛋糕,继续和你的小蜜私会吧。大王陛下留。”   我一下子蹦了起来,狂奔到门口,拿起我原来的衣服,在里面的口袋里胡乱的翻着,终于找到了被那些女人良心发现没有抛弃的手机,看了下上面的时间,电子表提示说:   北京时间:21:30整   于是我慌乱的跑进浴室,胡乱地在我的脸上拍打着,然后再冲出来,直奔电梯,冲进去,电梯门到达底楼的时候,我从里面优雅的走出来,对身边所有经过并留意到我的人温柔的展开我灿烂的微笑,并在人群中快速的寻找那几个把我抛弃的女人。终于,我过千山趟万水的来到这群花团锦簇的女人身边,看到大王虚伪的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热情的拥抱过去,并大声说:   “亲爱的陛下,欢迎您回来。”   “啊,蕾蕾亲爱的,想。。。。。死我了。”大王虚伪的回应着我,我的鸡皮疙瘩掉满了一地,一股冷飕飕的感觉爬满我的背脊。我很温柔的抱住她,低声在她耳边说:   “老大,原谅我吧,我错了”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原谅你。”她同样的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的低声说,我身上一阵战栗,弱弱的说:   “我求你,原谅我吧。”   她微笑着拍了拍我的头,就像小时候,于是我们对视了下,转身,应酬别人去了。   PARTY最让人迷恋的地方不是精彩的节目,而是酒过三巡,音乐想起,灯光暗淡下去,暧昧的人们相拥着在舞池中慢舞,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彼此的肢体,也许那是种乐趣吧,我一直那么猜想着,可是我是不擅长用肢体表达情感的人,这样的场合,我只是会走到角落里,拿一杯Jenny为我调的“血腥玛丽”,她说,我喝“血腥玛丽”的时候最美丽,其实我只是很喜欢那又甜又辣的感觉刺激我的胃。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看到一个人,长发精练的绑在脑后,扎成一束,白色的小礼服温顺的贴在身上,向我走过来,那一刻我以为,是天使来看我,痴痴的冲人家笑(许久之后,某人在回忆这段的时候如此对我讲的)。那个人,走到我面前,伸出手,对我说:   “可以带你走吗?”那声音柔柔的,打进心里,一下比一下重的敲击着我的心,又酸又疼的感觉冲击着我的心脏。   我微笑着,将我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手上,然后,被她带离现场。   第 4 章   四   我睁开眼睛,看到纯白色的床铺,柔软的鸭绒棉棉被铺盖在我的身上,浑身酸涩,不能否认,我最晚是跟一个不认识的人离开,然后发生了些不在我清醒状态下会发生的疯狂的事情,可是换一种想法来讲,大家都是成年人,不应该为此而诸多怨言,倘若是贞洁烈女,就不要随便跟个陌生人离开,我一直这样教育身边的人,索性也就一下子想开了,达到了无所谓的境界。   等什么都想开了,也来了雅兴,想要欣赏下我所处的周围环境。于是我将身子随意的扔进软绵绵的床上,开始观察,首先是床头,精致的玻璃灯饰,床旁是个简单的一体式床头柜,整齐的摆放着一封信,上面没有署名,不过我猜是给我的,于是懒懒的伸手去拿过来看,上面清秀的字迹写着: “蕾蕾,倘若是10:30之前醒来,那么外面的微波炉里有牛奶,热了喝下,浴室里,橱柜最上层的格子里有新的洗漱用品,可是使用。如果是10:30以后才醒来,可否等我共进午餐?”   没有署名,我也无从查起作业和我风流快活的是何许人也,我再次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床上,想回忆下良人的模样,却发现只有个模糊的概念,纯白的小礼服温顺的贴在身上,长发扎成一束捆在脑后,眼神温柔的注释着我,伸过手来,温柔地对我说:   “可以带你走吗?”   甩了甩心头那莫名其妙的感觉,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却赫然发现胸口上有激情过后的痕迹,忍不住想,当时她有没有咬疼我?这个印记就醒目的印在我高峰之间低洼的地方,略一用眼神扫过,昨夜的激情一览无遗。   我光着身子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让热水从上到下,淋遍我的身体每寸肌肤,一阵阵的暖流疏散着激情过后的疲劳,我想还是我的身体对昨晚的事情记忆犹新的,只有我本人,没有任何的概念,酒精这东西,是真的很会折磨人啊。   洗好出来,吹干头发,再次拿起那封信,信的后面还有字条样的东西,我想应该是主人后来想到,匆忙间留下的,于是看下去,上面写着:   “蕾蕾,昨夜的礼服被我扯破了,如果不介意,衣橱里有些简单的运动的衣服,你可以选择下,床头柜下面第三个抽屉里有零钱,如果要出门,可以拿几张应急。”   同样的没有署名,我看了看,在床下的角落里发现了我可怜的不知来路的淡蓝色小礼服,走过去拿起来在手上揉捏,心想,哎,真是浪费资源啊,这么好的料子,一定是价值不菲的啊,作孽啊,还不知道要如何和大王交代呢,随手将礼服扔在床上,打开主人的衣橱,玲珑满目的服饰,各种搭配的小纸条贴在衣服架子上,我看着瞠目结舌,心想,如果冉冉看到这么多衣服会是什么反应?伸手随便的挑了套黑白搭配的衣服,在床头柜的第三个抽屉里借了几张零用钱应急(我完全是按照主人的说法去做的呢),临行前,不忘把微波炉里的牛奶喝掉,并在微波炉上贴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   “多谢款待,后会无期。”   拿着我被撕烂的可怜的淡蓝色小礼服,离开了犯罪现场。   第 5 章   五   我出门,手机里的铃声响起,我顺势接起来,冉冉的声音劈天盖地的袭来:   “死蕾蕾,你又死到哪里去了?昨晚结束的时候都找不到你,今天去你家你也不在家,大王说如果你再不出现就要报警了。”   “嘿嘿,亲爱的,你想我啦?”我皮皮的说,心想,大王才不会因为我一个晚上无故失踪而慌乱的报警呢,只有冉冉那个口是心非的小女人才会如此的慌乱。   “你可以去死了。给你30分钟时间,立刻出现在我家门口,否则后果自负。”不等我有什么反应,冉冉大小姐就挂断了手机。   我无奈的看着手机,心想,怎么就被这个女人吃得死死的呢?也不管自己身在什么地方,还是尽快出现在她面前的好,于是我伸出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名,直奔冉冉家在城市另一个郊区的豪华住宅而去。   出租车停下的时候,司机小心翼翼的看了我很多眼,那眼神好像很质疑的在问:   “你不会又是人家什么什么穷亲戚来要债的吧?”   懒得去理他,我下车,去按冉冉家的门铃,老管家沉稳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来:“林公馆,请问是哪位?”   让我不自觉的想起了第一次来这里,我和大王讥诮的问冉冉,你们家人是生活在古代吗?而我现在,则彬彬有礼的回答到:   “蕾蕾。”而我却在想,如果老管家在的话,一定会看到我脸上和蔼的笑容,尽管大王总是说,我的笑虚伪得叫人想吐。   “蕾蕾小姐请等下,我派车去接您,小姐她们已经等你好久了。”   “好。”我温顺的回答,心中却在想,哎,没事弄那么大的房子干嘛?进出多不方便啊?像我家只有不超过40平方的小窝,就是温馨。不知不觉中,已经坐在了门口,拿出包里的烟,云里雾里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为我接下来要编的剧本增添搞笑的情节。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猜也不过是10分钟的时间,阿拔开的车停在我的面前,轮胎上鲜红的印着一朵蔷薇花,阿拔放下驾驶位的窗户,对我严肃的说:   “蕾蕾小姐,吸烟有害身体健康,有损小姐的气质,请你熄灭它。”   我好笑的看着他,在他坚定的目光下,无可奈何的掐掉我刚点燃的烟,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蹦上车,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阿拔,都谁过来了,阿拔的回答和老管家的一模一样,让我忍不住想,真不愧是一对父子啊。   车子停下的时候,还没等我下车站稳,就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拥入怀里,激动万分地说:   “蕾蕾,我的小蕾蕾,你终于长大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说完还很戏剧的拿出一朵玫瑰,递到我面前。   我心中万般感慨的想,为何我的人生会有这么多的状况呢?怎么就不能平淡的度过呢?眼前这个男人是如何成为我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克星之一的呢?可我的脸上却虚伪的笑着,嘴里的回应是:   “嗨,亲爱的展庭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这玫瑰花真美啊,我就先笑纳了,啊,冉冉她们过来了,我先过去了哦,我们回见哈。”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开了,身后还传来展庭坚定的声音:   “蕾蕾,我一定会等你的,直到你肯嫁给我为止。”   我忍不住想吐,却看到大王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出只要我来“林公馆”就会上演的好戏。   第 6 章   六   我走到她身旁,低声说:   “好看嘛?”   她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帮我打开她身后的门,里面三三两两的落座着几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我潜意识的想往后退,刚刚大王为我开门的时候,我就应该提防着点,可是我却因为散漫而后知后觉。大王快速的将我的胳膊挽住,笑脸逢迎的向中心走去,而我,竟然也在很虚伪的迎合着周围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的笑脸。   我看到冉冉用眼角瞄了我一眼,没继续搭理我,我忍不住心虚的停了2秒,就这2秒,我就被大王狠心的扔在了那里,在视野里只有冉冉这一个活着的熟悉的目标的情况下,我直奔她走去,还迈着自认很优雅的步伐(某人反应过,那叫散漫的步伐)。 “亲爱的,生日快乐。”我过去亲冉冉的脸颊,她微微的侧了下头,嫌恶的皱了下眉头,视线在我领口低洼的部分扫了一眼,低声在我耳边说:   “你昨晚去鬼混了?”   “明天再告诉你。”我在她耳边回到,顺便卖弄风气的冲她眨了眨眼睛,随手从侍者那里拿了杯威士忌,一个人向露天阳台走去。   我想我一定是累了,才会对这样的场合产生了一种厌倦感,甚至很想逃避,于是趴在阳台围栏上,看着远处的山,每每在这个时候,我忍不住要慨叹,冉冉真的是童话里的公主呀,竟然还住在城堡里,转念又一想,可是为何冉冉会和我们这些贫民如此亲近呢?   是不是高处不胜寒,城堡里的公主都很寂寞呢?   胡思乱想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有脚步声清晰起来,但是没有回头,也许是觉得没有回头的必要,毕竟后面的人是谁,远没有我望着远处朦胧的山胡思乱想更吸引我。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远处的山,任自己的思想四处飘丝。   只是身后的人像在包容着一个任性的孩子一样,用她无声的沉默包围着我,包围着我周身的清冷和安静。只是这种包容让我饶有兴趣起来,于是我扭过头来看,我看到一双深棕色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我分明看到了她瞳孔里的波涛汹涌却只在那张脸上找到波澜不惊。   如果叫我去评论那张脸,我虽然不能说自己的审美是完全专业的,但是却也是和大多数人差不多的,那张脸,真的是波澜不惊,不仅仅是表情,就是连五官都显得那么的波澜不惊,很平凡的一张脸,只有那双眼睛,定定的望着你,像要把你吞噬,可是一瞬间那种感觉又石沉大海,让你会以为之前你所看到的都是错觉,可是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我的错觉,于是我挑起眉微笑着看她,想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什么更多的东西,可是却看到自己占满了那双眼睛,并灿烂的微笑着。   “冉冉小的时候,也像你一样喜欢趴在这里看远处的山。”她的声音异常的温柔,那种可以包容所有的温柔。   我看着她,但笑不语。   “唐瑟。”   “羞涩的涩?”   “萧瑟的瑟。”   我笑笑,转过头去,继续看远处的山打发接下来的时间,她就那么站在我身后,好似我周围的平静和谐就应该有她的存在那么自然,直到老管家走过来喊我可以切生日蛋糕了,我才走回去,为了今天的大费周章划下完美的句点。不错,今天是冉冉的生日,26周岁的生日。林家的习俗,每年林家大小姐冉冉生日的时候都要举办个PARTY,来客形形色色,涉及这个城市的各个阶级,我总是很虔诚的警告自己说,这就是我存在的理由,以我来衬托这些锦衣玉食的人的富足,也以此来鞭笞我自己要让自己更加的委靡堕落。   这场宴会就在我咽下手中那块最大号的蛋糕的最后一口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结束了,我几乎已经忘记了唐瑟这个人的存在。   第 7 章   七   我总是对睡前的事情印象模糊,我想可能当一个人大了,所计较的东西少了,对现状安逸了,才会不自觉的忽略那些看似很不经意的东西。但是我的理由却是,我习惯了选择性记忆。我只是记得离开之前我跑去阿拔的小屋,大喊一声起床,将正在和阿娇甜蜜的阿拔惹得火冒三丈吼着下次一定要杀了我,之后很猖狂的离开,还不忘让人家知道我对自己的恶作剧很是得意。   搭乘大王的车回来的时候还总是将身子赖在小柯的身上,惹得大王总是用仇恨的眼光看着我,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我想我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之后怎么上楼,如何入睡完全不在我的记忆中停留过,只是醒来的时候,手机在床头唱着大约能有一个小时的歌的记忆在我的大脑里定格,没伸手去看是谁的来电,我继续保持着睁开眼睛的时候的姿势脑子里却忍不住开始想,会是谁来的电话呢,竟然会如此的锲而不舍,难道是冉冉?   可是冉冉都是在20分钟交响乐之后直接杀过来的,大王绝对不超过30秒就会挂断,然后发信息留言给我,至于小咪则会直接来敲我的门,小柯是根本没机会和我接触,到底是哪个人呢?难道是妈妈?那我绝对不要接的,还是继续去睡觉好了,手机没有电了,电话自然会挂掉的了。这样想好,心情就舒畅了很多,于是转身继续睡觉。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经繁星闪耀,肚子开始敲起鼓来,我飘出卧室,打开冰箱的门,惊喜的发现,还有前天冉冉为我做的扬州炒饭,将它拿出来,放到微波炉里,我站在旁边,看着里面的食物在红灯区里转来转去,脑袋里还在想,这些食物这样转来转去,难道就不会晕嘛?   又觉得自己多少有点无聊,当微波炉响起铛的一声的时候,我打开门,将热气腾腾的食物拿出来,找出来汤勺,不顾形象的往自己的嘴里送。还不忘打开电脑,循环着播放那曲齐秦的《Sophia》。   吃过晚饭,我开始打包行李,接下来的几天,我将进山,为了我即将要上交的剧本找些灵感,画个差强人意的句号。正在收拾的时候,门被疯狂的拍打着,我呆滞了能有那么2秒,然后跑去开门,冉冉紧绷着她的小脸推开我就走了进来,还将自己的美臀很用力的摔在我的床上。   我于是有种头大的感觉,冉冉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跑来我这里,然后什么都不说,赖着我的小床,一定要和我挤到天明才肯好。我看看床边没有收拾完的行李,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出去,倒了杯温水给她,然后去浴室拿来她的睡衣,推她进浴室洗澡,简单的将我的行李处理好扔到一边,换掉床上的被子(冉冉有洁癖,和她一起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用她指定的被子,否则你就别想睡觉),自动自觉的上床,爬到内侧,拿起本漫画书开始看,听到浴室里面的水声,恩,还好,没有哭的声音,继续看,20分钟后,冉冉出来,我抬头看她。   “看什么看?睡觉!”   “人家看美女出浴图嘛。”我委屈的说。   “睡觉!”冉冉瞪了我一眼命令道。   “不要嘛,人家还要抱抱的,冉冉抱抱。。。。”我撒着娇说,还伸出我丰腴的双臂,一副等待冉冉投怀送抱的架势。   “去死!”冉冉狠狠的说,不过还是温柔的爬上床,拿走我手中的漫画书,关上床头灯,将我拥入怀里。   “还是冉冉的怀抱最温馨,最安全。”我忍不住感慨的说。

  • 相关tag: 告别单身108手稿